非洲猪瘟(下): 报与瞒的拉锯

财新调查报道故事集第二季 2020年01月15日 08:00

“广西一个做畜牧业很久的国企跟我说,为什么通报博白这起?因为贵州通报了,我们不得不报。贵州为什么通报?因为是别省的疫情,不是他们的责任。”

  非洲猪瘟为何没有防住?答案可能无法避开瞒报这个起点。

  以广西为例,疑似爆发非洲猪瘟的地区已呈星火燎原之势,远远多于农业农村部此前通报的三个疫点——即使这三个已通报的疫情,也是因为卖出的生猪在贵州屠宰场被查出非洲猪瘟后,追溯源头才使疫情输出地“暴露”的。

  为什么要瞒报?不报的后果又是什么?

  ------

  本集节目内容整理自财新团队于2018年到2019年间发表的系列调查报道《非洲猪瘟幽灵》、《病毒是如何插上翅膀的》、《艰难的持久战》等等。记者杜偲偲、秦梓奕、孙良滋、陈抒宁、杨溪、齐小美、马姚姚。编辑高昱、冯禹丁。特别感谢财新视觉中心记者魏姝敏、 梁莹菲、 黎柳茜 。

版面编辑:庄妍

收藏 分享